上交所连抛33问 重大团体那边求生

股票配资 admin 浏览

深陷巨亏的重大团体仍难见曙光。5月12日晚,重大团体收到上交所问询函。针对重大团体公布的2018年年报,上交所提出33个问题,要求重大团体增补披露涉及公司连续谋划能力等方面的各种信息。业内人士表现,从营收领

先到巨额亏损,重大团体陷入逆境并非无意,若是不能尽快找到脱困要领,可能碰面临停业。

  5月12日晚,重大团体公布通告称,公司收到上交所上市公司羁系一部《关于对重大汽贸团体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年度陈诉的事后审核问询函》。上交所要求重大团体从连续谋划能力、资产减值、偿债能力、公司营业及业绩情形、关联生意业务、关联资金往来,及其他方面进一步增补披露部门信息。

  2018年,重大团体营收420.34亿元,同比下降40.37%,其中汽车销售营业收入为347.73亿元,同比下滑43.2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61.55亿元,同比下降3003.23%,首次由盈转亏。销量方面,2018年重大团体总销量为25.19万辆,同比淘汰22.98万辆。

  而随着谋划状态恶化,重大团体越来越缺钱。4月30日,重大团体公布重大诉讼通告显示,由于泛起流动性不足情形,重大团体于2018年相继收到天津滨海新区法院、北京市西城区法院等10余家法院的起诉,涉及融资租赁条约、生意条约、乞贷条约等诉讼案件共24起,涉及金额约8亿元。

  对于公司业绩下滑和销量萎靡,重大团体诠释称,由于2018年团体资金重要,采购资金不足严重影响公司采购及销售,导致公司采购量不足,未完成厂家年度内各项审核指标,无法足额取得厂家优惠政策和返利支持。同时,公司急于变现库存,部门库龄较长车辆只能折价销售,导致谋划成本上升毛利下降。

  针对重大团体2018年的业绩状态,本次上交所在问询函中进一步要求,重大团体增补披露公司2018年度发生巨额亏损的详细缘故原由,及各缘故原由对应的详细亏损金额,并联合陈诉期内公司业绩大幅亏损、毛利率下降的情形,说明公司盈利能力和连续谋划能力是否面临重大不确定性,并充实提醒风险。

  对于重大团体何时回复上交所问询函等问题,北京商报记者联系重大团体相关卖力人,但停止发稿,并未获得回复。

  现在,留给重大团体的“找钱”时间已经不多。5月13日,重大团体收到债权人冀东丰公司送达的《见告函》。冀东丰公司在《见告函》中称,鉴于重大团体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已经以公司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有显着损失清偿能力可能为由,向法院提出对重大团体举行重整的申请。重大团体公布的通告显示,若是法院裁定受理重整申请,重大团体将存在因重整失败而被宣告停业的风险。若是重大团体被宣告停业,公司股票将被终止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