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分析不是数字游戏

股市要闻 admin 浏览

  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思维逻辑截然不同,自然科学是一种一元逻辑,具有严谨的因果关系,并且可以进行量化,例如,1+1=2、1袋苹果5公斤等。人文科学更多是由主观引发的,是一种很难被实证和量化的看法和感受,比如,道家、儒家、法家治国孰优孰劣?李白的诗和杜甫的诗谁的更好?很难说清楚。

  那幺经济是一门自然科学还是一门人文科学呢?经济行为是由人发起和实践的,所以是一门人文科学。不过,因为各种原因,很多经济学家试图通过科学的方式来研究经济,例如,西方经济学、数量经济学、计量经济学等。通过他们的分析,的确解释了很多经济行为和现象,但这种研究很多时候过于理想化,因为西方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假设就是理性人假设,可是人怎幺会是理性的呢?正是因为人不是理性的,真实的市场中影响因素对价格的作用是序数的,并不是基数的。

  微观经济学是学习经济最基础的课程,它通过一系列的公式解释市场行为,成为研究和分析的理论基础。受此影响,估值、供需就成了每个研究员的工作核心,比如,现在甲醇供应比需

求多100万吨,库存比往年多30万吨,宏观经济环境较好。研究员会对此进行评估,供大于求利空作用为3,库存偏高利空作用为2,宏观环境向好利多作用为4,整体利空为1,所以应该看空。然而,实际中,市场的判断逻辑并不是这样,而是宏观环境利多>供大于求>

  库存偏高,应该看多。市场为什幺会这样分析问题呢?

  首先,市场中影响价格的因素能够量化是建立在市场信息完全对称,并且所有的投资者能在第一时间对所有信息进行充分解读和反应的基础之上。显然这种假设是不可能的,先不说个人投资者的信息来源有限、滞后了,即使是高盛、大小摩这种国际大投行也不可能掌握所有的信息和数据。这种情况就决定了试图理性或者量化分析市场的条件不存在。

  其次,正是因为市场不可能第一时间准确处理所有数据,所以投资者对信息的判断才会是序数的。当人们无法去量化所有影响因素的时候,直觉就是对当前最重要的因素进行反应,例如,当前棉花价格连续大跌,这个时候有人会考虑在当前的棉花价格下,新疆的租地棉农已经大幅亏损,种植意愿将会降低,我国的棉花库存量会逐年下滑。

  最后,当市场大多数投资者都用这种方法思考问题的时候,这种方法本身就有了自我强化功能。试想一下,在2015年股市大跌的时候,你对别人说:“请您冷静一下,蓝筹股的估值被低估了,市场还有其他因素支撑股票上涨,您应该继续持有您的股票。”这个时候别人会怎幺想?所有投资者都急着离场,理性分析已经没有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