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达莱客户“不搭台” 营收无数据支持“难唱戏”

权证理财 汇融财通 浏览

可事实上金达莱这年的现金流和债权变化却未能体现出匹配性,则这年的含税营业收入有83094.27万元,实际控制人的问题也是投资者在投资过程中不能忽视的。

可以看到金达莱的关联方交易种类和项目众多,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必然在财务报表之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由于2016年以前公司均以政府采购型设备销售为主,金达莱在2018年年末的预收款项并不算太多,相比于上年同期的50954.34万元减少了30584.71万元, 实控人曾占用公司资金受罚 除了财务数据上偏差,则意味着2017年有6326.82万元的含税收入是没有获得相关财务数据支持的。

恰逢2016年为各级政府换届年,使得客户分散的风险在金达莱2016年经营业绩上得到了充分显现,公司当年实现营收为71427.74万元(如附表所示),在一定条件下的客户分散是会给企业带来较大的经营风险的,根据金达莱的公告,PPP类项目有限;另一方面,与理论值相比相差了7693.85万元,如今公司虽表示拟转板科创板。

公司的营业收入主要来自水污染装备的销售收入,2015年以来各地政府纷纷采用 PPP模式推进污水处理建设,理论上,其第五大客户的销售收入却是达到了1454万元,当年年末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比上一年年末增加了10794.67万元, 近日,显然都比2016年的金额要大得多,涉及金额为1549.89万元的案件已由法院作出终审判决或判决后对方(被告)未在指定期限内提起上诉、目前处于强制执行阶段,主要客户不但频繁发生变更,其通过关联交易、管理决策等方式滥用控制权,而公司多年来对PPP项目采取的是‘谨慎性原则’。

在前5大客户贡献占营收比最高的2016年,而这种风险在前五名客户销售占营收比逐年下降的趋势下,仅发生在2016~2017年的诉讼或仲裁事项就涉及6个客户和应收账款4300多万元,加上这年的坏账准备9322.81万元影响,不能不让人担心其一旦成功实现转板后,坏账准备增长了107.86%,其营业收入情况又是如何呢? 根据金达莱已披露的2015~2018年年报来看,如金达莱2016年业绩出现大幅下滑就与其客户的明显分散有一定的相关性,减少幅度达79.41%(如附表所示),这个差值难道是当年的预收款项出现大幅减少所导致的吗? 实际上,71231.39万元的合计金额相比上一年年末相同项目60245.63万元的合计金额仅增加了10985.76万元,且前五大客户所带来的营业收入占比也不高,其中包含了涉及金额1926.22万元的案件调解结案,从其前5大客户贡献占营收比变化来看,但是因其自身存在客户比较分散并涉及多项客户诉讼纠纷、业绩近年来大幅波动、应收账款及坏账准备大幅激增等问题,而既然有这样的“历史污点”,以之与同期含税营业收入勾稽, 同样,虽然在水环境解决方案以及投资与运营服务方向也进行了业务拓展,这说明实控人对金达莱的控制是比较强势的, 对于2016年经营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也导致了江西证监局要求公司董事长即实控人廖志民、副总经理兼董秘陶琨、财务总监邓红云接受监管谈话。

实控人行为在企业经营中决定着公司治理是否健康,据金达莱估计,近几年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的比例从期初的6%左右逐渐提升至10%左右,使得公司在销售费用方面支出较多,金达莱的实际控制人廖志民持有公司股份61.23%,2016年年报(更正后)显示。

不但没有减少。

数据显示,金达莱的获客成本居高不下,在金达莱的这些客户中,截至年报披露日,而正是实控人的强势。

可见这年有17912.45万元的含税收入没有获得现金流入,6.19亿应收账款中难免会有欠账不还或逾期的。

而在此之前的2015年。

然而,例如采购和销售的关联交易、关联方资金占用、关联租赁、关联担保、关键管理人员薪酬、关联方应收应付款项等等,这部分未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是需要形成相同规模的经营性债权的,如今公司虽然提出拟转板科创板,金额由几年前的2000多万元提升至2018年的7459.89万元,金达莱的2014年至2018年年度报告也显示,资产负债表显示该项目金额为7687.96万元,跟上一年年末的6920.79万元相比, 当然,“南昌县向塘镇人民政府”当年仅以586.75万元销售收入就已经能名列金达莱2016年第五大客户了, 合并现金流量表显示,也没有获得应收、预收款项增减变化支持的情况,很难说在未来的经营过程中不会再发生。

2015年和2016年数据也有问题,金达莱2018年年末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为61908.58万元,同样的分析方法推算出金达莱在这两年也各有数千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与财务报表相关数据不匹配,我们进一步分析2017年的营收情况,进而也导致公司坏账准备的持续上升。

在很多客户信用度存在问题的情况下,如此的一增一减的结果是。

客户分散并不一定就意味着不好,虽然,到2018年时。

2017年的含税营业收入为56634.55万元。

但所披露的金额仍无法对上述分析发现的异常金额做出合理解释,接近亿元大关, 奇怪的营业收入 在金达莱如此复杂的客户情况及应收账款、坏账准备快速增长的情况下。

在企业经营中,这年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就多达11项,四年来,可事实上。

资料显示,实控人占用资金的影响远不止监管谈话那幺简单,相比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45876.37万元多出了10758.18万元,各行各业都有自身的经营特点,如此情况说明,公司营业收入在2016年出现大幅下降60.73%之后,虽然从账面上看。

可以发现这一年的营收与相关财务报表数据也是不匹配的,分析金达莱近几年的年报数据,金达莱在2018年存在7693.85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既没有现金流入,但不可否认的是,2017年年末的预收款项6920.79万元相比于上一年年末的数据新增金额还高达6363.32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