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导县域金融机构 服务当地实体经济

证券配资 admin 浏览

张芬

县域法人金融机构作为县域经济发展的主力军,2010年中国人民银行、银监会联合印发《关于鼓励县域法人金融机构将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的考核办法》,以鼓励县域法人金融机构新增存款用于当地贷款,促进县域经济发展。《考核办法》实施近十年来,考核成效显着,促进了县域资金回流,有力促进了县域经济发展。但仍存在多方面因素制约县域法人金融机构新增存款用于当地贷款,应予以关注。

《考核办法》规定,县域法人金融机构中可贷资金与当地贷款同时增加且年度新增当地贷款占年度新增可贷资金比例大于70%的,或可贷资金减少而当地贷款增加的,考核为达标县域法人金融机构。据统计,2010年至2012年,中部某省县域法人金融机构考核达标率比较平稳,维持在89%左右,2013年开始县域法人金融机构考核达标率逐渐下降,2014年为历史最低,仅49.5%,2014年以后稍有回升,但整体维持在63%左右。

考核达标率下滑的原因分析

经济增长回归常态,企业有效融资需求下降。近年来,“三期”叠加,GDP增速从2010年的10.6%逐渐下滑至2018年末的6.6%,宏观经济增长回归常态。县域作为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区域,对经济下行压力更为敏感,企业投资收缩更快,部分企业压缩产能,减少用工,减少提取银行授信额度,甚至主动提前归还银行贷款。

县域金融产品同质化严重,竞争优势不明显。目前县域法人金融机构信贷产品仍然是以发放传统的抵押担保贷款和联保贷款为主,没有根据新型农村经营主体、精准扶贫、绿色产业等新的需求做出调整,贷款金额、审批流程、期限与非法人金融机构基本相同,加之金融科技应用不及国有大行普遍,压缩运营成本的能力相对较低,贷款成本相对于非法人金融机构更高。而县域中小企业、农民大多属于贷款上的“弱势群体”,能够提供的房产、收入、财产等抵押有限,而且利率承受能力更低,从而影响了贷款的投放。

信贷资产质量下降,制约县域法人金融机构信贷投放。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2018年末,全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2.03万亿元,比上年末增加0.32万亿元;不良贷款率为1.83%,比上年末提高了9个基点。

随着不良贷款暴露增多,担保公司代偿增多,担保能力下降,对担保的反担保要求提高,部分县级担保公司失去担保功能,增加借款人寻找担保人的难度,导致了县域法人金融机构风险偏好加速下降,压缩信用贷款和担保贷款占比,降低了抵质押品的抵质押比例,从而对县域法人金融机构当地信贷投放形成了制约。

考核指标设计没有考虑县域经济差距,部分贫困县难以达标。《考核办法》规定将年度新增当地贷款占年度新增可贷资金的70%作为达标线,但在经济欠发达的地区,由于受当地经济发展水平的制约,县域经济增长相对缓慢,有需求且符合贷款条件的项目较少,导致县域贷款有效需求不足,新增贷款规模很难达到考核标准。据统计,2018年,中部某省23家考核不达标机构位于贫困线,占不达标机构的64%。